踽踰

corruption is drug — 毁身灭灵

“……
怎受得住
这头猜 那边怪
人言汇成愁海
心酸难捱
……”
人言尚且如此
何况谣言?!

水無kayi:

我只想说,浪潮之下还有理性?沉默的螺旋哟。


追文or前情搜 tag谭赵勿系列


----------------正文------------------



不应该像走兽那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和美德。——但丁


 


当回溯一件事情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方法?类似演绎推理?还是直接从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就去积极寻找经验?理性的人靠理智解决问题,感性的人习惯把旧账翻出来追根溯源。所以到底什么样的习惯才是好习惯?理智和感性本来就是对立面,从哪个角度解决问题都具有可行性,但是解决的方式不一样,结果却并不是成功或失败二元的。


大多数的情况下,事情的结果既不成功也不失败,只是顺应规律而已。也可以叫做宿命论者的一家之言。


谭宗明不是宿命论者,即使谭三叔从他小时候就灌输一切要顺着命别太强求。然而事实上是三叔感受到了命运之手夺去了他最珍视的人,他就希望打破谭宗明的希望,让他从小做个现实主义者。


事与愿违的是,谭宗明成功把生存技能全部学会之后反而变成了浪漫主义者。他不信命,他觉得我命由我不由天。


如今即使已经四十岁,谭宗明仍然拒绝男人四十一朵花这样的恭维,只愿意承认自己四岁。他不喜欢别人说他老,所以没有人敢这样说。可是唯独赵启平给了他“疯老头”这种昵称。开始的时候谭宗明是拒绝的,然而接受了这种设定也就仅此唯一了。赵启平喜欢就行,有钱难买他喜欢。


谭宗明回想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交往过男男女女也不少,可是自己上赶着追的人寥寥无几。


说好听点就是人气太旺,总有人上赶着扑他。


往实际讲就是以自我为中心。


他只负责提议,产生兴趣,而是否愿意靠近和满足他的要求这全然在于那个追逐的一方。比如和李杏子的那段,他精神满足了,更需要肉体,然而李杏子拒绝了他。再比如之前法国女友,他和情敌拿枪玩决斗需要她给这份武勇一个香吻,可是人家根本觉得这事与浪漫无关,简直愚蠢。向亦杰更有趣,他们之间的交往分明就是妃子鞍前马后伺候皇上,只要他谭宗明需要,没有说个‘不’字的机会。


那么,谭宗明到底主动追过谁呢?


安迪么?


不,安迪连想扑他的心情都没有,谭宗明所有的示好都是多余的,没有信号接收的。


满打满算,也就初恋认认真真追过。


用一夏天的棒冰,还有一辆进口单车追到了手,然后不了了之的初恋。


谭宗明深夜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思考他到底做了什么孽现在拼老命追的赵启平怎么也拿不下。


他曾经说,就算赵启平是块玉石头他也要捂热了。可是如今这话啪啪打脸。眼看着玉石头又冷又硬,他这里实在走到了死胡同。


每个分手的前任都可以做朋友,不管多轰轰烈烈,大家和气生财好相见。


谭宗明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赵启平那天到底不满意什么。


自己的密码设置习惯?可是天底下这么设密码的人多了去了,他一个个都对这些人生气?


又见到了向亦杰?


人家向大明星才回国,赵启平犯不上对一个刚回国的陌生人生气。


这些天赵启平总是不接电话不回信息,甚至连微博也不玩了。


“他为什么生气啊?”


谭宗明实在走投无路了又咨询忙到飞起的杏子。


这边微信语音刚发过来,杏子来不及看就去跟工作室讨论了。


等了半天的谭宗明理所当然受到前女友冷落。


好吧,孤家寡人,孑然一身。


谭宗明闷头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过去。梦里的赵启平像最初一样对他爱答不理,这梦太噩,谭总半夜吓醒,爬起来喝了杯水。因为实在睡不着,谭宗明的手机今晚没关机。平时怕有公事来找,一到睡觉时间绝对关手机的他只要和赵启平在一起,这小手机肯定被赵小祖宗没收。今晚还闪着荧光的屏幕提醒谭宗明,真的很久,很久都没和赵启平一起睡了。


百无聊赖的谭宗明看看微信才发现杏子只回了他文字问他发生什么。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三点半,东京时间也才四点半,要是这个时候嗡嗡震起来,杏子估计会直接开视频骂人。


宁惹醉汉不惹睡汉子,何况这位前女友在旁人面前绝对不是汉子属性,只是在某个时刻闪现可怕而冷酷的——于谭宗明类似的气息。


好吧,再打开微博随便刷刷。


夜晚如此无奈,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


 


 


隔天一早,赵启平照例吃完了早饭去上班,顺便把囡囡送到幼儿园去。


“最近怎么值晚班次数这么少啦?”


赵妈妈一边给囡囡背上粉红色的小猫书包,一边问赵启平。


“最近排班的关系能回家就会来。”


赵启平语气波澜不惊。


“记得今天回家买一把菠菜哦,做汤要用的啦。”


赵启平拉着囡囡的小手一起出门,最近这段时间他都自己开车去上班,很不习惯。


这小一年多都是谭宗明开车送他多,他只负责在车上听听歌,跟谭宗明聊天吃水果就好,结果现在又要操心早高峰路况,还得晚上准时回家报道。


因为谭宗明的事,赵启平有段时间没去夜场玩了,没心情,再好的哥们呼唤也提不起兴趣。一向对自己外貌很满意的赵启平最近会时常搜索谭宗明前男友向亦杰的照片。不得不说,老谭真的很有眼光。向亦杰只比老谭小三岁,可是人家保养得好,放在小鲜肉里也是扎眼的帅哥。听他姐姐邢璐说最近公司培养演小练习生演技,这几年文艺片界里向亦杰口碑最好,他这趟回国就是作为老师带学生的。


赵启平一路开车,囡囡嘴里嘟嘟念着不知名的俄罗斯童谣,手里的芭比跟着来回摇晃。


“真是不开车不知道专注啊。”


赵启平叹了口气,在等红灯的时候摸摸外甥女的小金毛。


“舅舅,你看,我的娃娃裙子。”


“嗯。”


赵启平看了一眼又赶紧踩着油门,这个时间红绿灯抢时间必须专注。


想想之前谭宗明送他上班,市郊绕来绕去还可以开那么快,那么稳当真是技术流,更别说他有一次在车库叼着烟单手倒车,赵启平承认他当时脑子就当机了。


看吧,弯得很彻底,赵启平看到谭宗明特别爷们的样子会不自觉飘飘然。


好不容易把外甥女送到幼儿园,老师们看他的表情和以往却不太一样。


“怎么了老师?”


赵启平看看自己的衣服,没有什么不妥。


“啊呀呀,没什么的。”


幼儿园老师拉着囡囡的手赶快往里走。


“舅舅拜拜~”


小宝贝忘记了赵启平手里还捏着他的娃娃,小腿迈着步子就跟其他小朋友一起进到教室了。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赵启平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以往幼儿园老师顶多是花痴一下多跟他讲两句,今天却躲躲闪闪。


没有多想的赵启平送完外甥女赶快开车到医院去。


他刚停完车往医院大门走,这门口乌泱泱全是摄像机和记者,赵启平直接被这一大群人包围了。


“请问你和邢璐的绯闻是真的么?”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知道她结婚了么?”


“他们最近离婚是因为你么?”


“你有女朋友么?听说你的性取向不明,你是gay么?”


这些记者七嘴八舌,问得问题都莫名其妙,赵启平从来没有被媒体围攻过,他不是明星艺人,哪里会对这些狗仔玩公关。


“麻烦让一下,你们影响我正常工作了!”


赵启平用力拨开一台挡路的摄影机,他皱着眉头,压抑很久的情绪在这瞬间全爆发了。


“有传闻说盛煊集团的董事长和邢璐同公司的男演员交情不浅,你爷认识他们公司一哥么?”


“之前说邢璐到你们医院做VIP体检是你的关系,你和她真是情侣么?”


被这两个问题戳到的赵启平大喊了一声:“滚开!”


在场所有记者突然安静下来,赵启平喘着气看着周围恨不得把摄像机怼在他脸上的狗仔们又恶心又惊讶。


到底发生了什么?


医院的保安组终于冲过来把赵启平带出狗仔包围圈,可是这群狗仔丝毫不放弃,他们又分散在医院的各个出口处坐等赵启平下班。


好不容易才进到医院里面的赵启平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姐姐,一看手机上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邢璐的。


赵启平回拨过去,邢璐这边根本不接电话。


他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赵启平打开微博,果然热搜爆炸新闻是邢璐离婚。相关搜索推荐居然还有他。


之前姚滨找爆料网站做的小道也被翻出了截图。


甚至再往下看还有同公司一哥向亦杰的绯闻八卦——与导演合伙人分道扬镳,扒一扒向亦杰的过往情史,竟是霸道总裁。


赵启平的微博彻底沦陷了,底下都是声讨他是破坏邢璐婚姻的第三者,他是男小三,无下限。


姐姐邢璐的微博也沦陷了,全是骂她不知检点,已婚了还勾搭鲜肉医生,人设全是造假一类的。


赵启平感觉头昏脑涨天旋地转。


最新一张爆料图片居然是他上个周末和姐姐约在日料店吃螃蟹的。


他还在刷微博的时候,科室领导胡主任走过来,语重心长对赵启平说:“小赵啊,这个,你这个事情吧比较严重,院里决定先让你休个年假。”


赵启平解释道:“主任,不是这样的,我和邢璐是姐弟关系。”


“不用说了,个人私生活不是我该过问的,但是你也看到了,一群记者围着,对咱们院里的影响也不好,等这个事情风头过了你再回来。不要怕哦,等事情彻底清楚了,我个人是相信你的。”


赵启平还能说什么,胡主任的逐客令再清楚不过了。


“好的,我听院里安排。”


赵启平不知道怎么面对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


他以前发的微博里骂声和诅咒不堪入目,不仅路人骂他,邢璐的粉丝和同公司一哥向亦杰的粉丝也来骂他,他的微博仿佛成了垃圾场。


赵启平赶紧把微博都删除干净,可是这也挡不住八卦组的人截图,他们盖楼一层层对他扒皮,有的没的全部堆在他身上,把他黑的体无完肤。


赵启平一边刷微博,手心、额头和脊背一边冒汗,他颤抖着看素不相识的人给他的自怕P成黑白照,各种各样恶心的图片挤满了他的八卦帖子。


有人还说他是鸭子,男女通吃,靠买屁股上位,年纪轻轻就是科室的主力,全靠皮相。


赵启平想发微博解释,可这铺天盖地的谩骂浪潮里,他说多错多又能怎么办呢?一转眼,邢璐离婚的话题讨论破亿了。


赵启平此刻只想回家。


他带了黑色的棒球帽,换了一件黑色卫衣,戴上口罩,把自己全部遮起来才敢往外面走。


医院的门口这是聚集了更多的人,好多粉丝一边给邢璐喊口号一边举着条幅骂赵启平。


“清者自清!谁贱谁知道!”


“璐姐最棒,露水永远支持她!”


赵启平听得见的还算客气,他忽略那些更肮脏的言语准备跟着其他病人家属从侧门溜出来。


也不知道是谁眼尖,一眼就看到赵启平的墨镜像是爆料微博图里邢璐常常戴的那个品牌。


“就是他!”


“那个男人就是小三!别让他跑了!”


所有粉丝呢和八卦记者蜂拥而至,他们把赵启平围起来,手里的条幅和零食袋子往他身上扔,场面嫉妒混乱。


“打死这个小三!就是他勾引璐璐姐!”


“感破坏我爱豆的婚姻,你是不想活了!”


“打死这只鸭!”


赵启平被人群推搡着,瘦高的他摔倒在地上。


所有人一拥而上,摄像机手机围了一个圈像是要把赵启平吞没。


突然,激动的谩骂声里一个人用力推开人群,把赵启平从地上拉起来往人群外钻。


啪!


一个甜筒扔到了赵启平脸上。


粉红色的冰激凌从他的侧脸溜到衣服上,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


“闹够了没?事情还不清楚,听着网上的谣言就侮辱别人?!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点理智?你们的父母老师就是这么教育你们的?”


这愤怒的吼声真是震慑了在场激动的小男生小女生们。


“我警告各位媒体人,再骚扰下去绝对不是律师函那么简单。谁报我告谁,谁吃官司赔到破产谁心里有数!”


谭宗明一番话让狗仔们放下了摄影机。


他用手剥掉赵启平脸上的冰激凌沫,握紧他的手一路跑到停车场,只剩下这群刚刚还喊打喊杀的人作鸟兽散。


直到俩人躲在谭宗明的车里,赵启平才敢摘了墨镜。


“宝贝我来晚了。昨晚失眠,今早一看手机,我就奔这里了。”


谭宗明话音刚落就把满身狼狈的赵启平搂在自己怀里。


谭宗明没刮胡子,胡乱套着风衣,脚上还是居家拖鞋。


被谭宗明紧紧抱住的赵启平这才有点实感。


“难受就跟我说,就打我。你憋着我心疼。今天那些人欺负你的人我都让他们混不下去。操他大爷的欺负我的人!”


谭宗明爆了粗口。


赵启平的手慢慢搂住谭宗明的脖子,把头埋进他温暖的脖颈,浓重的鼻音回应:“嗯。”


谭宗明摘下赵启平的墨镜,发现这傻宝宝眼泪早就模糊了双眼,只是硬挺着不让他知道自己哭。


“不要哭,为了这群狗不值得。”


谭宗明摘了赵启平的帽子,亲吻他的泪痕。


平时可爱又骄傲的宝宝现在被人羞辱,连哭都想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这事对赵启平的伤害太深。


谭宗明把赵启平搂在怀里顺气,赵启平躲在他的怀抱里才敢发泄自己的委屈。


“我最近吃醋…我,我是吃你和向亦杰的醋了!”


他哭着跟谭宗明诉苦,谭宗明只能心疼,只能拍着他肩膀,把他搂更紧。


“邢璐是我亲姐姐,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离婚。他们骂我,还说我是…”


“嘘。”


谭宗明抬起赵启平的脸,看着他眼泪汪汪的小鹿眼睛,额头顶着他的额头说,用温柔的气声说:“不管别人说你什么,他们都不了解你,他们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知道,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赵启平一听谭宗明的话,哭得更凶了。


“疯老头!你才来!你还那么多前任,你前任还,还比我帅。”


谭宗明只能哄孩子一样不让赵启平抽抽噎噎影响到呼吸,他干脆让赵启平躺在他的大腿上,用亲吻缓解他心里的难过。


赵启平第一次哭得这么撕心裂肺,全世界的污言秽语都朝着他来,他被这群疯狗围在中间却连个可以救他的人都没有。


谭宗明心里无比自责,他没有保护好这个宝贝,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说自己支持他相信他。


“会好的,都会好的,我的宝贝是世界上最好的,他们都不懂是他们瞎。”


谭宗明哄着赵启平,可是不知不觉自己也难受得掉眼泪。


总有这么一些生物,他们以侮辱践踏别人为乐,他们阴暗得躲在屏幕后面发泄自己肮脏的欲望,他们只会嘲笑别人的不幸,挖取别人隐私的嘴脸像贪食的恶鬼。


这样的人,人将不人。


还不如那懂得同伴协作的走兽。


 ------------------TBC-----------------

岁月长河奔流不息……

有心人有心为之也好,无心人无意为之也罢,总之目前这样就像所有人都疯了一样的混战……呵呵……完了就完了吧,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而已。至于是否美好依旧……呵!谁知道呢?!

ps:有个疑问,如果说靳东or王凯or明诚or明楼和我一样有幸全程围观这次混战,不知会作何感想……

赏“夕阳醉了”有感

从去年9月到现在,对王凯这名演员的感觉逐渐改变——从喜欢到敬爱;从对一位美丽男性的喜欢变化成对一位充满魅力的公众人物的敬爱。为什么会用这些词来形容这份感觉的起伏呢?我自己也不知晓,只能说,潜移默化,难溯根源……无论是倾心歌唱的他也好,挺拔站立的他也好,动情演绎的他也好,真情流露的他也好,都让此刻的我对他充满敬爱之情。简单地说'出彩却不突兀';婉约地说'卓尔不群又温文尔雅';直白地说'他有鲜明的色彩,然而他与周围的颜色不是对比,是融洽的互相辉映'……以他为模,毋忧是否做到足够好,但愿已做到问心无悔.

风声鹤唳

前几天因为一张照片~两张照片~三张照片~N张照片…将无数楼诚cp粉炸成烟花!
今天又因为一句发言~三人成虎~一个“不熟”…将无数楼诚cp粉虐成渣渣!
呵呵,我现在只能呵呵了……把yy的角色cp套在真人演员上还煞有介事评头论足……这叫个什么事?!
已有许多楼楼发过lof,也有许多很有见解的妹子评论过,其中不乏与我想法一致甚至高于我、让我醍醐灌顶的发言!有一篇99+的,下面的长评都挺好的,建议想不开的妹子去看看,也就想开了。
时隔六年第一次追国产剧——琅琊榜——追的如火如荼;二十年来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内地演员——王凯,他的萧景琰是第一个让我相信现实世界中存在“剑眉星目,明眸皓齿”之人的角色,在我眼里,他也是这般模样;还有靳东,母亲很欣赏他的伪装者明楼,我也对他念台词时演话剧般独特的腔调着迷……总之,我是以琰殊—靖苏—蔺靖—楼诚&楼诚衍生的顺序在lof里走到今天的。也多少着迷过真人间的兄弟情,毕竟在考完六级的那个晚上我兴奋地几乎没睡,为着王凯的让人疼惜和我最想让人去疼惜他的那个人给了他我认为的疼惜,所以,我觉得很美好,并一直怀抱这份美好期待着元旦之夜的国剧盛典!
直到今天,我才感觉到一丝无法理解!真真是人生如戏,全靠脑洞连成剧!靳东和王凯,明楼和明诚,能一样?!这般捕风捉影自怨自艾伤春悲秋想当然……真的合适吗?!自作主张地把自己yy的关系套在真人身上,得不到期待的回应便自说自话……合适吗?!角色间的关系我们可以设定,真人之间的关系是客观存在的,不是建立在粉丝脑洞上发展的,如果一定要真人和yy一样关系亲厚,毕竟不合理,而且按此逻辑,每对cp经大热之后都会破产!一言以蔽之,许多人有执念,分不清现实和幻想,又或者固执地不想分清,总致力于在真人间寻找蛛丝马迹以满足基于幻想而产生的甜蜜……l出发点和方向都是错的,又怎么可能会收到理想的结果!
回首反省,时至今日,这对cp的大热已基本过去,就算日后还会有演员之间的互动,在许多粉的眼中是官方发糖,而事实上也只不过是真人间再寻常不过的交往罢了!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不太明晰的粉能够想明白,不要在错误的构造中钻牛角尖,自己给自己添堵。
最后,反省至此知道了自己还是不太适合过多关注cp,尤其与真人有关的,实在太糟心orz……至于有2~3个楼诚、蔺靖、凌李的脑洞,假期应该会开,不会半途而废,因为存在于这些角色之间的故事在我想来实在美好,不忍弃!至于到那之前的这段时间,应该会在这个圈中隐形吧!国剧盛典依然会开开心心的看,他们二人的新作品如果感兴趣依然会关注,对于山影大家庭依然会默默尊敬和支持,对其中和不在其中的演员,我自己有眼看,不会因为他人所言否定自己看到的事实!
言尽于此,这段碎碎念两天后会删tag,看懂的看不懂的、有共鸣的有争议的都不要私信我,这只是我一锤定音的个人想法,不打算在与人唇枪舌战中更改分毫,也就没辩论的必要!写出来只是因为想宣泄一下,也下一个决心了!
最后的最后啰嗦一句,告诫自己也给大家一个参考——不要想当然地混淆现实与幻想;不要投放太多精力在这些虚妄的、没有意义的思想斗争上,反而影响了现实生活中的自己!

长林

逛了一圈lf有感而发——长林军即是最好的明证:无论林殊,还是梅长苏,都长存于萧景琰心中,谁说长苏只有蒙古大夫记着,豫津、景睿、飞流、宫羽... ...梅长苏的朋友都会记得这个江左梅郎,包括景琰和霓凰!

长林军

送而复还的东海珍珠 盖而复启的一方红绸 等而复待的十又三载 许而还负的来世此生 得而复失的林家小殊 去而不返的麒麟长苏 ... ...

长林军——长苏 林殊 ... ...

TMD在学校机房看直播哭了整整两集啊!!!我要去跑圈,顺便再哭一哭... ...我都不知究竟该哭什么了... ...一切都令人心切万千... ...它喵的为了个电视剧哭都是几辈子前的事了啊!!!

10.10琅琊榜之感

看完昨晚的战争场面后真是感慨万千……擅拍年代戏的制作团队能够将古装战争做出这种效果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而且龙套感觉都很到位,找不到出戏的地方,更不用说大统领、浴巾、甄平等人的表现了,太赞!尤其是甄平一人中箭后奋力掷下酒坛那一幕…不由得想到七万赤焰军,想到曾经以热血肉身保家卫国的铮铮男儿们…心又沉了,泪又溢了,思及当年一小小十夫长都有如此豪情,怎能不让人一再痛惜那冤葬梅岭的数万忠魂!
再谈60min长片花.冒着被剧透的风险还是给看完了……不得不说…NM高潮全在后面啊!!!即便公主抱梗摔马梗什么的都没了,依旧未减虐感分毫啊!对聂峰的那句“我是小殊”一出口,我就知道,我也得跟着他俩哭!梅长苏何曾坚定地自称“小殊”过,他总觉得如今的自己已难配此名…再看聂峰,一脸震惊、不解和痛心,不由得又让人想起那挫骨削皮之苦,亲友尽失之痛!还有最后闻名的“皇帝一跪”,细想想,哪怕再凉薄之人也是人啊,也会追思,也会怀念,也会痛惜,也会悔怨…可这换不回兵将如云的七万赤焰军,换不回英才济济的祁王府众,换不回已是梅长苏的小殊,换不回那旧时美好,曾经年少……什么都换不回……
虽然被长片花剧透了一点,但我相信追剧时我依旧会哭的很惨!最后:看完直播还要再看一遍网络版的学生党心好塞……